|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平台化之下,厂商何去何从?

2017-06-08 09:18:00 来源: 古今 点击: 分享到:
更多
内容摘要:平台化已成为照明灯饰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其通过简化价值链流程,实现数据共享、信用透明,改变行业靠信息不透明赚差价的盈利方式以及上下游博弈的恶性竞争关系。

导读

平台化已成为照明灯饰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其通过简化价值链流程,实现数据共享、信用透明,改变行业靠信息不透明赚差价的盈利方式以及上下游博弈的恶性竞争关系,进而解决产业链各个环节存在的问题。

 

目前,行业主流平台大致有灯具市场平台、品牌企业平台、经销商大店平台和互联网平台。

 

 

   行业主流平台

 

灯具市场平台

灯具市场平台是照明灯饰行业与生俱来的主要平台,从灯都古镇到省会城市、各地市等随处可见。据统计:全国有一定规模的灯具市场多达284家,多的单个城市就有10家以上,竞争极其激烈。如今,灯具市场从过去一铺难求,租金高昂,转让费、二房东、炒铺租、几家分租等见怪不怪的情形,转变为要斥巨资招租、运营和服务,部分灯具市场面对新形势下客流量锐减、销量下滑、商户承租能力差等问题依然束手无策。

 

经销商大店平台

在超级经销商成长、缔造过程中,省会和一线城市又催生了一批超级大店,少则3000、5000方,多则超10000方,租金也是35-50元/方/月,200-300元/方/月不等,基本上年租金都是高达数百万元。

他们有的靠卖零售、做上门的小工程,有的与家装设计师合作耕耘隐形渠道,也有的通过制定利益分配机制,让各地市县渠道经销商带消费者到大店购买,大店只收批发价,其他销售利润全额返还给渠道经销商,打造成了共享店。

 

超级大店在灯都各大卖场已成为一股力量,在一线城市房价飙升,消费者虽买得起灯但根本买不起挂灯的大面积豪宅时,这种遍布省会和一线城市的大卖场能否下沉到房价比较平稳,户型在100-200方的二、三线城市呢?我们拭目以待。

 

品牌企业平台

雷士、欧普等利用自身渠道、品牌、资本和产业链优势已聚合为平台化生态系统,成为品牌企业平台。在业已整合照明全品类的同时,开始拓展灯饰全品类,有的以子品牌方式单刀直入,有的以产品风格全系列叠加覆盖。华艺、钜豪、兆驰等企业也在奋力直追,行业再造雷士、欧普那样的品牌化平台是否还有机会?上市公司是否可以利用资本力量在更短的时间里整合起这样的平台?时间将会给出答案。

 

互联网平台

行业互联网平台萌芽于2004年的灯饰视界以及后来的居无忧,随着阿里巴巴、京东等互联网平台的全面爆发,近年来井喷式爆发出来了近百家互联网平台。当然,行业的互联网平台模式是否符合常识?是否符合商业逻辑?是否真的在线有交易痕迹和大数据沉淀?是否能够承载海量的买方、卖方、服务方等生态系统,形成新的生产、消费方式?是值得深思的。

 

 

 

企业应如何应对?经销商又当何去何从?

面对众说纷纭的各大平台,企业应如何应对?经销商又当何去何从呢?

 首先,对于立志做自有品牌、有情怀的企业,要有定力坚守自身优势,专注于某一品类,做小而美的细分领域专业品牌;

 

 其次,对于有产能但自身渠道销售不够饱和的企业,可以根据自身情况寻找可以匹配的平台予以战略合作,完成产品的销售、渠道网点的开拓和品牌的提升;再次,对于有强大生产制造能力,而没有研发设计、渠道销售能力的厂家,不妨转型成专门为一线品牌和各平台贴牌的OEM工厂;最后,对于既无研发设计、生产制造,有无销售优势的小微企业,要设法融入平台当中,借助平台力量避免被淘汰出局,伺机做大做强。

 

最后,对于既无研发设计、生产制造,有无销售优势的小微企业,要设法融入平台当中,借助平台力量避免被淘汰出局,伺机做大做强。

 

对于全国各地的超级经销商来说,自身就属于区域性平台,他们与灯具市场、品牌厂家、互联网平台之间都是平台与平台的对等合作。但对于绝大多数经销商来说,对于品牌厂家、灯具市场的选择就意味着全部身家和精力的投入,对于互联网平台的选择,更要考量自身长远利益,避免最后自己成为“中间化”被去掉。毕竟,大部分行业互联网平台的商业逻辑是通过“去中介化”、“去中间化”, 让产销、供需双方,依托平台的服务生态系统进行直接对接。

 

 

(责编:晓乐)

 
编辑:
  • 延伸阅读

热点导读

百位设计名家

为顺应灯饰行业的转型升级,提升卖场服务能力,近年来星光联盟牵手原创设计师,引进多场原创设计活动,利用渠道优势与...

没有洗牌就没

2006年全国装饰公司有17万家,当时全行业仅金螳螂一家上市公司,到了2016年装饰公司总数量仅剩13 5万家,行业已有18...